纯干货!“不安抗辩权”:7个案例要旨+实务指引

明星八卦 浏览(1473)
yg电子官网

6bb001ee9ba64db4a646a2c33e3e7400

在实践中,有时会遇到这种情况:合同签订后,首先履行义务的一方将发现合同的对方有可能无法履行义务。例如,在通过第一次供应和还款方法购买和销售商品时,托运人发现另一方的资金链已被破坏,并且无法在以后支付。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第一执行方仍然按照原始合同执行,则可能面临另一方无法履行和遭受损失的风险。但是,如果第一履约方未能按合同履行,则可能构成违约,另一方将起诉支付违约金。我们该如何应对这种情况?此时,辩护的不安是维护党的合法权益的有效途径。

不安和辩护权的概念

未解决的辩护权意味着在双方签订合同后,履行令的顺序。如果首先履行的一方有确凿的证据表明另一方已经失去履行债务的能力,则在另一方未能恢复履行或提供担保之前,有权暂停履行合同。是的。不安的规定是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防止合同欺诈,鼓励对方履行义务。

建立了动乱的防御条件:

(1)由于双重合同,双方均有相互债务。

不安的辩护权是双重合同的履行,其设立要求当事人承担因同一双重合同而产生的债务,而这两种债务具有价格关系。

(2)后付款债务人的业绩大幅下降,存在无法对待的实际危险。

不安全的防御系统保护首先付款的债务人。这是有条件的。只有当迟付债务人确实有处理付款和实现首付债务人索赔的危险时,才能行使未决的辩护权。

所谓的后付款债务人的履行能力大大降低,并且存在无法支付费用的真正危险,包括:其经营状况严重恶化;转移财产,撤回资金以逃避债务;欺诈性歪曲业绩;其他损失或可能的业绩损失。

执行能力显着降低,并且存在无法支付费用的真正危险,这必须在合同成立后发生。如果在合同订立时已经存在,如果第一个付款方仍然知道合同并仍然合同,则法律不需要特别保护;如果您不知道这一点,可以通过合同无效系统解决。

(3)有连续的履行命令,有权不抗辩的人是第一个履行义务的人。

(4)履行义务的第一人必须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亲属无法履行债务。

(5)先前已履行债务的一方已过期。

(6)履约后义务未提供担保。

(7)“合同法”第六十八条的规定。

行使关于“不安防御”的关键点

最高人民法院(2002)民思中字第3号:根据“合同法”第68条和第69条的规定,首先履行债务的当事人必须首先证明他们有权辩护。另一方存在法定情况,其中存在损失或可能丧失履行债务的能力,其次,另一方的义务会尽快得到通知。在这种情况下,投资公司和工具公司没有谁首先履行债务的问题。投资公司没有通知工具公司暂停合资合同的履行,因此不符合合同法关于动乱防御的规定。

除审查有关实体外,对行使不安抗辩权的审查还应审查保护方是否依法履行了“通知”义务。这是影响防守有效建立的关键因素。鉴于其系统的性质,不安防御并非旨在终止合同。其目的是敦促履行向第一方提供履约保证的义务,以便合同能够按照约定的时限和命令继续履行。除了达到催促效果外,双方还可以通过沟通方式核实和处理不安,避免不合理的合同中止。

履行义务的一方是否可以首先要求对违法者违反合同的未解决的辩护权?

根据《合同法》第68条的规定,不清楚违约是否可以作为行使动乱权利的法定情况。根据合同的相对性原则,行使辩护权只能针对合同的对方,不能被外人破坏。作为一个理由保卫。

最高法院公报案(2011.08):福州华辰公司和华辰公司是两个不同的法人。在违约的情况下,他们在履行合同时行使未解决的辩护权,不符合合同相对性原则。根据《合同法》第68条的规定,于才新行使其动乱权利的主张是不够的。《合同法》第69条规定了行使不安抗辩权的要求。即使于财新有权行使不安抗辩权,他也应及时通知对方。但是,没有证据表明于才新已履行了通知义务。因此,于才新声称他行使不安的辩护权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而且这个法院不支持。

法律规定

1.《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68条:如果有明确证据表明对方有下列情形之一,应首先履行债务的一方可以暂停履行:

(1)运行条件明显恶化;

(2)转移财产和提取资金以避免债务;

(3)商业声誉的损失;

(4)债务能力丧失或可能丧失的其他情形。

如果当事人没有确凿的证据可以暂停履行,他们应对违约负责。

2.《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69条:如果当事人依照本法第六十八条的规定中止履行,应当及时通知另一方。当对方提供适当的担保时,应恢复履行。暂停履行后,如果另一方未能在合理的时间内恢复履行并且未能提供适当的担保,则暂停履行的一方可以终止合同。

练习指南1

(一)合同当事人之一行使动乱权利的,人民法院应当全面审议,并酌情决定平衡双方利益。

在当前形势下,为了督促一方善意及时保护证据,切实保护权利人的合法权益,该方已履行了所有的交付义务,但约定的价格期限没有过期,但申请人支付如果价格未到期,如果有明确证据表明付款人明确禁止履行付款义务,或者付款人被相关部门撤销,取消,撤销,则在业务中,或者付款人转移财产并提取资金以逃避。债务,或者输者的商业声誉损失,以及付款人表示没有履行支付价款义务的其他情形,除非付款人提供了适当的担保,人民法院可以根据第六十八条规定1,合同法,第69条,第94(2)条,第108条,第167条和其他规定,订单付款期限已过期或加速到期。

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当前形势下审理民商事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2009.7.7法发[2009]第40号)第17条的通知。

2.行使未解决的辩护权要求债务在法律上有效,并且是两种具有不同出价的双重合同的债务。

不安抗辩权的构成要件:合同规定的债务合法有效;由于同一双重合同,双方有相互的债务,并且有履行的顺序。这种双方的同时债务不仅是价格,而且是两种不同优先权的义务。如果同时履行义务,就不会有不安的捍卫。

唐德华,孙秀君主编:《合同法及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4年版。

3.双方当事人订立合同时,双方均无法预见适用不安抗辩权的原因,否则当事人不得行使不安权。

为了行使不安抗辩的权利,另一方的财产在合同成立后必须恶化,并且难以支付。当双方签订合同时,双方都无法预见到这种财产状况的恶化。如果知道另一方的财产严重恶化并仍与其签订合同,则视为其自愿承担无法收到付款的风险,并且无法获得不安的权利。应该知道,如果不了解故障,就无法获得不安的权利。

唐德华,孙秀君主编:《合同法及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4年版。

4.由于合同成立之前发生的原因,当事人不得行使不安抗辩权。

适用不安抗辩权的原因必须是合同的原因。如果在合同订立时存在这样的原因,首先履行义务的一方可以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调用欺诈,错误等来寻求救济。如果您了解情况并仍然签订合同,那么承担风险就是它所期望的,并且没有必要防范动乱。

唐德华,孙秀君主编:《合同法及司法解释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4年版。

五,如果当事人在诉讼中不使用不安抗辩权,人民法院不得自愿援引。

防守的不安是一种防御权。其有效设立不仅可以对抗合同对方的履行请求,还可以导致对方的请求权被撤销或延期,并且可以排除违约责任的存在。合同一方行使辩护权导致合同延期,延迟履行的责任由另一方承担。在诉讼过程中,辩护的不安表现为反驳。只要当事人在辩护中有明确的含义,法院应该听取是否成立的事实,并且不应要求当事人提起单独的诉讼或反诉。如果当事人不在辩护中使用不安抗辩权作为辩护,则法官不能主动援引。在审判实践中,有必要注意它与反诉的区别。辩护权只反映在否认另一方的请求,而反诉也需要独立的主张。

主编吴庆宝:《最高人民法院专家法官阐释民商裁判疑难问题》,中国法制出版社,2011年版,第92-93页。

6.合同的对方有能力履行其主要义务,应首先履行的一方不得行使动乱权。

对方没有说明合同不会履行,对方完全遵守或履行主要义务的能力。此时,行使辩护权的条件尚未履行,因此应首先履行合同义务的一方不得行使不安权。

褚红军:《经济合同履行中的抗辩权及其适用》,载于《法律适用》1994年第9号。

7.如果当事人在订立合同时已设立担保,则应首先履行的一方不得行使不安权。

由于既定担保完全保护了首次履行义务的一方的利益,即使相关人员不履行义务,也可以维护权益。因此,在这种情况下不能行使不安抗辩权。但是,存款的确立并不影响行使不安权。由于中国的存款金额很小,存款担保无法避免首次履行义务的一方的损失。

褚红军:《经济合同履行中的抗辩权及其适用》,载于《法律适用》1994年第9号。

8.如果知道对方在合同签订时不履行合同,则应首先执行的一方不得行使不安抗辩权。

因为不安抗辩权的行使必须处于不明确的状态,即相对人在合同订立时可能不履行合同。如果已知相关人员无法履行合同并仍与他签订合同,则愿意承担风险。首先履行义务的一方没有权利。行使辩护权并对后果负责。

褚红军:《经济合同履行中的抗辩权及其适用》,载于《法律适用》1994年第9号。

CerrillyKey 1

1.合同的首次履行应以外观证据为依据。

裁判的目的:第一方承包商行使不满足的辩护权,采用外部举证标准。也就是说,在主张不安全的辩护权的情况下,只需提供基本证据证明另一方的财产大幅减少或商业声誉受到严重损害,即暂停履行的法律。有效性。收到通知后,对方有一定的反认证责任,以打击和消除辩护的不安,使原始合同能够继续履行。与此同时,第一位表演者可以通过法院的调查机关进一步加强诉讼中的证据。

浙江宁波精英板彩印有限公司和浙江宁波宏图纸制品工贸有限公司销售合同纠纷案(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浙江上集字第30号民事判决书),[0x9A8B ] 2013年第14期,p。 90.

2.如果辩护权与不安权之间发生冲突,有必要首先审查是否确定了不安的权利。如果表演方没有丧失其表演能力,那么它就不能声称行使辩护权,也不能反击第一方辩护的表现。

裁判的目的:在履行辩护权和骚乱辩护之后,在合同履行期到来之前,当两人发生对抗时,应首先审查辩护权是否成立。因为第一个表演者经常发现对方在表演过程中不安,所以此时表演的表现还没有完成。当然,有一些性能,性能或性能不完整的情况。如果演出方能够在以后执行辩护。如果进行对抗,防御的不安将减少为零。如果表演方没有丧失其表演能力,那么它就不能声称行使辩护权,也不能反击第一方辩护的表现。

浙江宁波精英板彩印有限公司和浙江宁波宏图纸制品工贸有限公司销售合同纠纷案(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浙江上集字第30号民事判决书),[0x9A8B ] 2013年第14期,p。 90.

(三)没有明确证据证明对方履行情况减少,当事人单方面中止履行合同的,应当承担违约责任。

裁判的目的:行使不安防卫权必须符合法定条件。如果一方没有明确的证据证明另一方的履行能力大大降低且存在无法处理支付的真正危险,则无法行使辩护的不安。也就是说,首先履行义务的一方必须承担举证责任。必须有明确的证据证明另一方有不能被对待的法律,并且不能通过推测或基于主观妄想判断对方不能或不会履行表现,缺乏明确的证据。如果证明对方的履行情况减少,当事人单方面中止履行合同,则应当承担违约责任。

一家德国公司诉珠海市一家公司销售合同纠纷案,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2004]朱仲法民思初字第236号民事判决书。

4.按照履行合同的顺序,如果一方首先行使不安抗辩权,则必须有证据证明当事人已经丧失或可能丧失履行债务的能力。

裁判的目的:根据《人民司法案例》第68条和第69条的规定,应首先履行债务的一方行使骚乱和辩护权。首先,必须有明确的证据证明另一方的法定情况能够丧失或可能丧失履行债务的能力。其次,我们必须及时通知对方他们的义务。在中外合资合同中,双方投资者都没有首次履行债务的问题,也没有遵守合同法关于动乱的辩护规定。未按照中外合资企业合同约定支付的一方构成违约,应当承担违约责任。

培施投资有限公司诉天津金属工具股份有限公司上诉中外合资合同纠纷(最高人民法院[2002]民思中字第3号民事判决书),《人民司法案例》否。2003年第4期(第84号总和),第22-24页。

五,如果应当履行债务的一方行使动乱权利,应当及时通知另一方。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不安抗辩权的适用必须首先具有一系列履约义务,首先履行义务的一方有证据证明履行义务的一方不履行义务,但在在这种情况下,合资合同规定投资公司的投资在二十四个月中的五个月内支付,工具公司的投资必须在一个月内支付。相对而言,工具公司有责任首先履行其义务,而提高辩护权的投资公司则不是第一次履行债务人没有第一个适用不安的权利的先决条件。其次,首先履行义务的一方必须通知另一方未履行义务。在这种情况下,投资公司在诉讼之前没有对工具公司的投资提出任何异议,也没有通知另一方它将不再履行合同。总之,在这种情况下,不存在不安抗辩,投资公司没有正当理由不履行其出资义务,应承担违约责任。

培施投资有限公司诉天津金属工具股份有限公司上诉中外合资合同纠纷(最高人民法院[2002]民思中字第3号民事判决书),《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否。2003年第4期(第84号总和),第22-24页。

6.根据合同的相对性原则,人民法院不得支持合同当事人之一在履行合同所涉合同时试图行使动乱的权利。

裁判的目的:未解决的辩护权意味着当事人有相互的债务并具有履行的秩序。如果首先执行的一方有确凿的证据证明另一方已丧失履行债务的能力,则有权在另一方未履行或未提供担保之前暂停履行合同。是的。《最高人民法院公报》第68条没有规定,如果当事人行使不安权,则由外人违反合同。因此,合同的一方不能在违反合同的情况下行使合同履行中的动乱权利。最高人民法院认为,余才新的辩护不安论点是华辰公司失去了商业声誉。福州华辰公司根据与福州华辰公司签订的另一份采购合同,将该合同房屋抵押。但是,福州华辰公司和华辰公司是两个不同的法人。在违反合同的情况下,他们在履行合同时行使未解决的辩护权,并且不符合合同相对性原则。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公报》第68条的规定,于才新行使其动乱权利的主张是不够的。《合同法》第69条规定了行使不安抗辩权的要求。即使于财新有权行使不安抗辩权,他也应及时通知对方。但是,没有证据表明于才新已履行了通知义务。因此,于才新声称他行使不安的辩护权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而且这个法院不支持。

于才新与福建华辰房地产有限公司,魏传瑞商品房交易(委任)合同纠纷(最高人民法院[2010]民意仲字第13号民事判决书),载有《合同法》2011年第8期(总数178)),第24-31页。

7.太原东铝业有限公司与北京新恒铝业有限公司(最高人民法院[2011]民二中字第77号民事判决书)处理合同纠纷案件

裁判的目的:合同当事人在履行合同时违反合同,合同方根据《合同法》第68条的规定暂停履行合同并不构成违约合同当事人请求人民法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公报》第174条第(1)款的规定调整违约金数额,但如果没有调整标准,人民法院可以确定合同价格。根据《合同法》第62条的规定,并在此基础上确定违约赔偿金的公允金额。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当事人签署的加工合同和多项补充合同是当事人的真实含义,内容合法有效。鉴于双方都不反对原审判决,法院将维持原判。

根据加工合同和补充合同,2007年1月,太原东方应交付2000吨铝锭,太原东铝实际交付998.179吨铝锭,出售1000吨货物,交付1001.821吨违约。双方于同年2月2日确认了1月份的交货数量。北京新恒铝业有限公司2月7日应支付9,981,790元的手续费,但北京新恒铝业的实际支付时间为2007年2月13日,延迟时间为5天。支付当日,付款金额为1000万元,多付款为18210元。太原东方表示,北京新恒铝业于2007年1月延迟支付71天。实际上,它是指1月份销售的1000吨铝锭的价格。 2007年6月6日,铝锭的销售量为1000吨。当检查了太原东方每年1月至5月的月度出货量时,认定太原东方1000吨的北京新恒铝业销售额被视为1月份交付的铝锭数量。最初属于寄售性质,太原冬梅更换销售已被用作加工费,因此不涉及北京新恒铝业的加工费问题。在审查了2007年1月至2008年3月双方的表现后,北京新恒铝业的支付时间为71天,35天,15天和42天没有延迟。北京新恒铝业的加工费付款,部分月份推迟3至5天,并提前一些月预付,法院一审发现,北京新恒铝业加工费应该是正常业绩,符合实际情况此案,太原东铝没有证据推翻原审中确定的事实。 2008年4月,太原东方仅交付609.431吨铝锭,严重违反了双方达成的协议。在过去的四个月里,太原东铝已经交付了17005.586吨铝锭,这构成了根本性的违约。北京新恒铝业行使其尚未解决的防务权,未能支付本月的手续费并及时提起诉讼。在双方争议进入司法程序和最终判决之前,北京新恒铝业未支付2008年4月的处理费,并未构成违约。太原东铝业有理由对北京新恒铝业延迟付款提起上诉,构成严重违约,与事实不符,未被法院接受。

双方签署的《合同法》是按月履行合同。在履行合同期间,双方根据实际情况暂时改变了铝锭的数量,交付的原材料数量,时间和相应的加工费,但各方仅针对个别月份。对情况的执行情况进行临时调整,而其他未经调整的月份仍应按照原始合同进行。双方未承诺在合同期内的几个清算期内免除违约责任。因此,虽然双方对供应和交货时间做了一些调整,但它们不会影响北京新恒铝业有限公司的责任权。此外,原审中确定的事实是基于双方在协商和调整后确定的合同权利和义务。因此,原审法院审理的太原东铝违约事实,违约责任是正确的,太原东铝对原判决没有考虑双方在合同执行过程中的清算,导致严重损害其合法权益的判决根据事实,本法院不予支持。

根据《合同法》第13条,如果合同当事人之一在30日内履行了合同义务,则应当按照当月手续费的0.3%向合同方支付赔偿金。如果违约期限超过30,则观察员有权终止合同,并任意选择以下两种方式之一来追究违约方的违约责任。上述方法由双方共同商定。如果违约时间在30天以内,则视为违约。如果违约时间超过30天,则是违约,根据违约情况,守约方可以相应取消合同。在一年零四个月的时间里,太原东铝已经交付了17005.586吨铝锭,这构成了根本性的违约。北京新恒铝业按总双方协议计算总加工费15%,并要求太原东路支付违约赔偿金227,457,320.07元。鉴于太原东方的实际情况,一审法院将上述违约赔偿金变更为太原东路,以弥补北京新恒铝业因违约而遭受的经济损失。计算方法是基于长江市场采用的行业交易习惯。现货平均价格为每吨20元。本计算方法批准的价格与补充协议双方约定的铝锭单价基本相同。根据太原东铝已发现少于17005.586吨铝锭的事实,原审法院终于发现北京新恒铝业的合约权益减少701,31,541.28元,并以此作为清算金额太原冬梅应该承担的损失。经一审法院调整后,太原东铝实际实施的违约金数额较合同金额减少了1.57亿元。该计算方法具有充分的客观依据,反映了北京新恒铝业在本案合同中的实际损失。由于太原东铝公司因科学计算公式和相关数据的丢失而原判断,太原东铝业不支持法院的裁决。

《铝锭加工合同》,中国法制出版社,2013年版,第201-209页。

①OF:徐中兴,取自井微信号“LAW 45度(ID:xzx-lawyer)”